<rp id="vlisr"><div id="vlisr"></div></rp><code id="vlisr"><noscript id="vlisr"><blockquote id="vlisr"></blockquote></noscript></code>

<u id="vlisr"><noscript id="vlisr"></noscript></u>
<wbr id="vlisr"><ins id="vlisr"><em id="vlisr"></em></ins></wbr>

<font id="vlisr"><noscript id="vlisr"><blockquote id="vlisr"></blockquote></noscript></font>
  • 岳陽網 >文化 >鉤沉

    李白與岳陽不解之緣
    時間:2023-04-09 07:44:28 來源:岳陽日報特稿部


    2021022411024566.jpg


    □李連芳


    被詩圣杜甫贊為“筆落驚風雨,詩成泣鬼神”的詩仙李白曾六下岳陽,留下三十一首(現已知)膾炙人口的詩篇,為岳陽歷史文化做出了不朽的貢獻。


    李白六下岳陽

    詩仙李白25歲至60歲,曾六下洞庭岳陽,并留下不巧的詩酒文化。據湖南理工學院文學院米嘉瑗教授研究,在唐代唱岳州的120位詩人的360首詩歌中,從數量看,李白居第二(第一是張說唱岳州的有50多首,李白31首),但來岳州次數之多,滯留之久,以及永不磨滅的詩文,卻無人可比。

    首先是開元年間兩下岳陽。第一次是在25歲時,他的第一個目標是游瀟湘、洞庭。這在他的《上安州裴長史書》中說得明白:“乃仗劍去國,辭親遠游,南窮蒼梧,東涉溟海?!薄澳细F蒼梧”,就是指到瀟湘一帶,亦即今湖南九嶷山地區。但首到洞庭岳陽之后,遇到了不幸,同游的蜀地友人吳指南暴病身亡,李白“禫服慟哭,若喪天倫,炎月伏尸,泣盡而繼之以血,行路聞者,悉皆傷心,猛虎前臨,堅守不動?!保ā渡习仓菖衢L史書》)悲痛萬分,泣淚成血,感天動地。但人死不能復生,簡單料理后,李白又開始征程,游歷了廬山、江陵、揚州、淮南、姑蘇后,他“東涉溟?!倍俅蝸淼蕉赐ピ乐?,這次李白是把故友吳指南的尸骨帶到江夏重新安葬。在《上安州長史書》中,李白對兩次游洞庭岳州不尋常的經歷作了詳細的回憶。雖是乘興而來,敗興而歸,但洞庭風光,岳州的酒卻給他留下了深刻的記憶。

    第三次來洞庭、岳州,李白詩文中沒有任何記載,但在王昌齡的《巴陵別李十二》中,我們可以得到證實。開元27年前后(公元739年)洞庭湖畔,草木搖落、秋風蕭瑟時,一個謫居蠻荒,一個懷才不遇,兩個天涯淪落人在此相遇又離別,這次很有可能李白只是匆匆過客,并未停留,所以沒有留下只言片語。但從王昌齡的“搖曳巴陵洲渚分”詩句,說明他們分別地點是在洞庭湖邊、岳州城下。

    第四次正式游歷是在多年之后,乾元五年(公元758年)夏,流放夜郎途徑岳州。公元757年11月,李白因永王璘事件被牽連,流放夜郎(今貴州桐梓一帶),12月從江西尋陽踏上流放長途的。他走的是長江水路,故從臨湘鴨欄過,留有《從至鴨欄驛上白馬磯贈裴侍御》詩篇,此次在岳陽留下多首詩篇。如從《夜泛洞庭尋裴侍御清酌》中“曲盡酒亦傾,北窗醉如泥”的詩句,可以感知此次李白的心情是壓抑的,他認為自己是無罪的。

    李白五下岳陽,是唐乾元二年(公元759年)春。李白自尋陽踏上流放之路,歷時15個月,于公元759年春結束了“江行幾千里,海月十五圓”的“流罪”而“放免”,來岳州(有說他到了夜郎折回,有說他根本未到夜郎,對此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李白又來到了岳州)。此刻他心情特佳,在岳陽逗留時間最長,從春到秋,再到春。公元760年的春天,他還在沅湘一帶,有《寄從弟宣州長史昭》詩:“五落洞庭葉,三江游未還?!痹姙樽C。李白與族叔李曄、舍人賈至等被謫官員相遇,打槳洞庭,詩酒醉岳州,吟不盡的詩,李白要“且就洞庭賒月色,將船買酒白云邊”,他還要“耐可乘流直上天”。請看,此刻的李白是怎樣的心潮澎湃,怎樣的“詩成泣鬼神”。此次已知詩作超過20首。

    李白六下洞庭是公元760年春自零陵返回岳州,此次應有詩,但至今未能找到。他在零陵尋訪書法家懷素切磋書藝回,于760年春又返岳,旋往江夏,時年60歲。兩年后于公元762年11月,李白在安徽當涂病逝,時年六十有二。


    詩酒文化瑰寶

    從李白六下岳州的時間、詩作、政治背景看,可以想見他當時的復雜處境:一邊是國家危難當頭,生死一線之間;一邊是剛遇赦,驚魂未定而又欣喜欲狂之時。在“湖邊風月最宜秋”之時,他邀上初貶至此失意人賈至,來到向往已久的洞庭岳州,壓抑、憂患、放松等復雜的心情涌上心頭,寫下《陪族叔刑部侍郎曄及中書賈舍人至游洞庭湖五首》。

    李白在此五首詩中,除極大地顯示他“且就洞庭賒月色,將船買酒白云邊”“南湖秋水夜無煙,耐可乘流直上天?”的筆落驚風雨、詩成泣鬼神的氣魄之外 ,還要吊湘君,又問帝子為何去了瀟湘而不還?李白在泛舟八百里洞庭時,心中的那種豪邁、狂放難以自制。他時而“賒月色”,時而“吊湘君”,這樣的意境,這樣的詩句,獨李白一人。

    而《陪侍郎叔游洞庭醉后三首》這一組五絕的紀事詩,首先都離不開酒,在此,酒不醉人人自醉。惹得連白鷗也忍不住過來分享。但與前五首游洞庭比,后三首似乎有種潛在的壓抑不住的情緒。前五首寫日落、月夜、霜露、酒,清晨清新而流暢;而后三首,以酒買醉,或喜或憂,“刬卻君山好,平鋪湘水流”。如平湖投石,激起千層浪,兀立在湖中的君山,擋住湘水不能一瀉千里直奔長江大海,就像李白自己人生道路上的坎坷障礙,破壞他的遠大前程,心中的憤懣不平含蓄表達?!昂我越鈶n,唯有杜康?!边€是一醉方休吧,詩人本欲指點江山,激揚文字,而現唯獨盡情一醉,詩人復雜的感情經受著強烈的沖擊。在此顯見境界高遠的詩酒文化皆成瑰寶。

    除了寫游湖之樂外,就是臨湖抒懷。乾元二年,安史之亂正如火如荼進行著,湖南因長江天險的屏障尚且未受侵擾,但承受局勢發展,八月襄州將康楚元、張嘉延據州作亂,九月又破荊州,距離很近的岳州也進行著戰前的防御。此時,李白憂心如焚,游山玩水、飲酒賦詩的興致一掃而光。站在依然開闊、浩渺的洞庭湖邊,李白的心情沉重起來,這已不是個人的壯志未酬而不平,而是國家前途命運在深深擔憂,于是他一口氣寫了《九月登巴陵置酒望洞庭水軍》《臨江王節士歌》《司馬將軍歌》等多首救亡詩,大聲疾呼:“安得倚天劍、跨海斬長鯨?!北砻飨牍哺皣y斬殺勁敵的志向,但無奈的是“瞻光惜頹發,閱水悲徂年”(《秋登巴陵望洞庭》),自己已風燭殘年,想必沖上前線也難有作為的,但他仍是“任俠心”的李白。


    李白詩夜醉巴陵

    這句“李白詩夜醉巴陵”,出自《岳陽風土記》和《巴陵縣志》原文。記述了李白怎樣的詩酒醉巴陵,并是詩酒同在。此乃價值不菲的詩酒文化。

    李白嗜酒。宋代的王安石說李白詩十之有八寫酒寫女人。他的六下岳陽已知31首詩,有半數以上直接或間接寫酒,從文化意義上講,李白寫酒,不外乎詩酒文化和文化酒兩大類。

    對此,岳州古方志中記載的“李白詩夜醉巴陵”就此酒也。怎釀造均已記錄在冊,湖北實業家早已將李白在岳陽唱的“且就洞庭賒月色,將船買酒白云邊”打造成名酒,賺了大錢,想必岳陽定會后來居上。

    “巴陵無限酒,醉殺洞庭秋”。公元1263年前,名人李白就在為岳陽酒打免費廣告呢!如今電視黃金廣告價位早破成億元呢!

    “李白詩夜醉巴陵”價值連城??!


    (編輯:黃梅)
    91精品国产一区二区无码,国产精品人成在线观看,国产视频91尤物在线观看,欧美亚洲免费观看网站
    <rp id="vlisr"><div id="vlisr"></div></rp><code id="vlisr"><noscript id="vlisr"><blockquote id="vlisr"></blockquote></noscript></code>

    <u id="vlisr"><noscript id="vlisr"></noscript></u>
    <wbr id="vlisr"><ins id="vlisr"><em id="vlisr"></em></ins></wbr>

    <font id="vlisr"><noscript id="vlisr"><blockquote id="vlisr"></blockquote></noscript></font>